1. 主页 > 文化 >

老师送我一支笔

作家梁晓声在《我的第一支钢笔》一文中写到:它是黑色的,笔身粗大,外观笨拙。全裸的笔尖,旋拧的笔帽。胶皮笔囊内没有夹管,吸墨水时,捏一下,鼓起缓慢。墨水吸得太足,写字常常“呕吐”,弄脏纸和手。它是我使用的第一支钢笔,母亲给我买的。

我也曾有过一支这样的钢笔。不过,它不是我使用的第一支钢笔,也不是母亲给我买的。

我出生的上世纪60年代,物质还十分匮乏。7岁开始上学时,先是用石板、石笔,再是用铅笔。上四年级学写作文、有习字课以后才用上钢笔,而且学生们大多用的是很便宜的那种,几毛钱一支。就这个,也得小心翼翼地节俭着用。因为一旦丢失或损坏,对家庭便是额外的负担,对内心也是不小的折磨。

父亲给我买的第一支钢笔是蓝色的,不像梁晓声用的那支粗笨,笔尖也很细,写出的字笔划很细。我把它视若珍宝,不用的时候大多会装在文具盒里。为防止笔尖劈裂,我还特意给它套上了一截中空的“玻璃丝”。还好,这支钢笔,一直陪伴我上到初中。

可是,初一时有天放学后,鬼使神差,我顺手把它装在了口袋里。不经意间的这次小疏忽,却给我带来了“大麻烦”。不知怎么搞的,等晚上要写作文时,发现笔管竟然从螺纹处裂开了!我懊恼不已,心不在焉地用铅笔草草完成了作文。第二天放学时,教语文的田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尅。他以为,平日在班里作文像模像样的我,这次是在应付差使,不光作文内容浮皮潦草,而且没按要求用钢笔誊写。我垂头丧气地向老师道明了原委,并把被墨迹染蓝的衣兜翻给他看。田老师一看错怪了我,有点不好意思。他沉思片刻,从上衣口袋摘下他的钢笔递给了我,说:“拿我这支去用吧,用它好好练字,好好写作文……”

那是一支黑色的“英雄牌”钢笔,如梁晓声用过的那种,虽又粗又笨,可在当时算是非常高档了,一般人舍不得买。田老师是民办教师,只有微薄的薪水,买这样的钢笔,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我接过老师的钢笔,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,眼里噙着泪花默默发誓:一定要努力学习,不辜负老师的情义!

田老师虽是民办教师,却写的一手好字,上学时也是语文尖子。我极力地模仿他写字,像他一样努力背过学到的课文。很快,我的字在班里能够数一数二,语文成绩也逐渐名列前茅。我包揽了班里的黑板报,还代表学校参加了县里的作文比赛,获得优秀奖。看到我取得的进步,田老师非常高兴。我用着田老师送的钢笔,顺利通过了初升高的考试,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军校。

转眼40多年过去,田老师送我的钢笔,陪伴我走过了学生时代,陪伴我走过了30载军旅,陪伴我在文学道路上努力攀登、一路前行……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dcysy.com/a/wenhua/3745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